最新消息

回忆我的留法生活

中国教育信息大全 2021-03-15 15:50

金城

2016年,公派留学选拔结果的发布方式颇有些特别。

申请国家奖学金的材料提交两个多月后,3月下旬的某日,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国家留学基金委”)忽然发布了未通过审核的人选名单。可以想见国家留学基金委选择了分批公布结果的方式。落选的同学郁闷失落自不必说,我们没有查到结果的更是焦虑。

当时同伴申请去西班牙,而我一心想去法国巴黎。

如今回想那时的自己,不禁莞尔。

4月的兰州依然干燥,天气转暖,黄河边的柳絮慢慢开始飞满金城。终于看到国家留学网公派留学系统主页上那张醒目的红色喜报,我开始憧憬起未来的留学生活。

临行前的那个暑假,我参加了法语培训,老师是新中国第一批公派留法学生。他在课上讲了很多自己在法国的生活,还有对我们这些年轻学生的鼓励。老师教得很好,可惜培训时间太短暂,转眼间就要启程了……

巴黎十一大

留学法国,回想起来,也许缘分始于我在外企的实习。部门总监有时同我聊到她20年前在巴黎十一大的往事。那是一所建在山上的大学,每天去上课都要爬山,路遇其他中国人便要激动地搭话认老乡。还有中国留学生种下的野韭菜,长得不像韭菜,吃起来却是韭菜味。她的描述在我抵达法国后一一被印证,不曾想这几十年间,巴黎十一大并没有太大变化。

语言是个难关

生活在非英语国家,最大的难关恐怕就是语言了。我出国前在外企实习过,自以为英语口语足够应付交流了。然而第一次见到导师Arnaud本人时,并没听懂他的法式英语。一个简单的“Normally”被法语口音加工后,我愣是琢磨了一星期才反应过来。

我所在的研究所里法国人居多,也有意大利、越南、马里来的留学生,然而大家都讲法语。第一年我的周围没有其他中国学生。想要融入一个异国圈子并不容易,语言不通更加深了障碍。大家一起玩,因为我一个人,全体都不得不讲英语,我总觉得给大家造成了麻烦。记得有一次在同学Julie家玩“狼人杀”,一屋子的人为照顾我只能用英语描述,游戏进行得格外缓慢……

初到法国因为语言生出许多不便,法国人普遍不爱讲英语,我也只好自学起法语来。法语语法复杂,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好在周围总有热心的法国小伙伴帮忙练习,我也慢慢开始能简单地对话了。

关于化学和实验室


在科研方面,不得不提到Nidal。他是我初到实验室的指导人,更是我们心目中无所不知的化学大神。他带我熟悉各种实验仪器,帮我分析反应机理,教我谱图识别技巧,每每看到好文献便分享给我,在我情绪低落时鼓励我……他给我的帮助太多太多。当他跟我说我已经可以独立工作时,那真是对我最好的肯定。

组里的武师兄(他现在已经在河南农业大学任教)在我申请公派读博的整个过程中,一直给予我指导和帮助。刚进组时因为对新环境不适应,我时常跟他打电话诉苦。由于和他联系很多,虽然从未见过他本人,却总觉得像是相识多年的朋友。

我来法国前专业偏化工,出国后转为有机化学,很多知识都需要从头学起。我的导师最初对我表达过不满。我那时初到异国,觉得异常委屈,哭了一场。导师知道后,每天早晨来上班都会先问我今天心情如何,实验有些许进展就频频称赞,搞得我反而有些受宠若惊了。很多人跟我讲过他们的奇葩导师,有的导师几乎不指导学生科研,有的导师发文章特别慢,有的导师因为学生不讲法语,想把学生遣返……相比之下,我应该算是很幸运了,遇到和蔼可亲又严谨负责的导师,关注我的科研,也关注我的心理状况。后来组里的博士后没做成的实验,我在实验室挣扎良久后做成功了,也得到了导师的肯定。毕业前还在会议上获奖,听到会议主持念自己名字时我还不敢确信,导师赶紧给我发信息提醒我上台领奖。我对我的导师充满感激,这3年自己的进步离不开他的悉心指导。

Youssouf是组里的马里籍博士后,他很有化学天赋, 25岁即取得了博士学位。在我的留学过程中,他给了我很多启发。

我很高兴地看到,在巴黎十一大攻读博士学位的留学生中,中国学生占比很高。虽然竞争难免变得激烈,但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我国在教育方面的发展和综合国力的提升。

一些小事


毕业论文答辩那天,正好赶上全法范围的大罢工,导致交通瘫痪。本以为伙伴们不会来参加我的答辩会了,然而就在我即将结束答辩时,他们一群人忽然都出现在了后门口。

回忆我的留法生活


作者(右三)与导师及同学在一起

异国求学的时光中,能得到这么多人的支持,我真的很开心。临行前收到了大家一起准备的各种可爱的礼物,包括一本“性格书”。原来我在你们眼里是这样的呀。

作者收到的礼物之一——“性格书”

写在疫情寒冬中

我于2020年1月中旬回国,没料想国内爆发了新冠肺炎疫情。

大年初四,听闻儿时伙伴作为医护人员驰援湖北黄冈的消息。没想到印象中还是拖着鼻涕的小孩的他,在20多年后已成长为白衣天使,毅然奔赴疫情风暴的中心,承担起救死扶伤的使命。羡慕他用这样的方式实现自己的价值,也很佩服他直面病毒的勇气。

以往生活的节奏被疫情按下暂停键,却忽然让我有了大把时间,学习化学、法语,也在3年忙忙碌碌的时光后终于能停下来思考我所追求的生活,该不该受周围人、事的影响,该不该一心走自己想走的路,经历自己独特的人生,还是选择遵从传统。

这一路上,我获得了太多来自父母、朋友的鼓励,所以觉得在法国的留学经历很幸福,学到很多知识,也感受到了不一样的生活方式。科研上,导师带我走进不对称催化的领域,见识了太多优秀的科学家、学者,他们是科研领域的探索者,激励我们这些新手们不断努力前行。

正是国家的强盛给了我们出国留学的机会,祖国更是我们在外求学期间坚强的后盾,我们的所学和个人价值自当体现在为国家发展民族复兴的奋斗征程中。(供稿/巴黎地区公派学者学生联谊会 作者系法国巴黎萨克雷大学化学专业2016级公派博士生)


退出